今天澄澄找到对象了吗?

【薛瑶】来个梗

希望没有撞。。。





















1.

为什么吐的不是糖呢,糖还可以再吃回去。

洋洋面无表情地瞅着桌子上的一大堆花瓣,忽然又一阵反胃。

操。

2.
一开始还以为小矮子虚伪的笑容终于把他膈应吐了。

啧。

“喂,你要的东西我给你弄来了。”

“哦?辛苦了呢成美......”

举高高。

瑶瑶看着薛成美把手中的包裹举过头顶,笑容僵在了脸上。

“喂,矮子,亲老子一下。”

“............”
瑶瑶直接将双手收在了袖筒中,露出了一个礼貌的围笑。

“成美这是病了么?”好气,但还是要保持微笑,“在下可以帮成美掀开颅骨检查一下。”

“......啧,怎么废话那么多,亲一下能怎样?”

“......不如何,不想。”

“你!你怎么这么不讲道理!”

“......”

3.
瑶瑶揉了揉额角。

“成美既然想要那个东西,便留着吧,在下告辞。”

“唉唉唉!!”洋洋连忙拉住他的衣袖,开口道,“我...”

“哇!!!”

瑶瑶回头一看,惊到了。
一时间两人都安静如鸡。

4.
“这种症状,必须与一个虚伪的人唇齿交融才可解,不然会吐花而死。”

“......你可以自吻。”

“......您谦虚了。”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真的?”迟疑的声音响起

“骗你我是金光瑶。”

“╬ ”声音变得冷冽下来,“闭眼。”



洋洋眨巴眨巴双眼,阖上了,睫毛投下了一片小阴影。

温热的气息犹豫着喷洒在他的鼻尖,一个冰凉的触感贴上了他的嘴唇。

“这样如何?”
一个略显窘迫的声音响起。

他没有睁开眼睛,只是懒懒地说 : 唇,齿,交,融。






4.

“......没想到我真的挺虚伪的,竟使你真的好起来了,略觉伤感......”

“......傻子。”

鬓发遮盖住了他红红的耳尖。

薛瑶小短篇

无脑小脑洞



1.
“我兰陵金家客卿,怎可如市井乡民一般被人直呼其名?......嗯......便取成人之美中的二字,唤你成美可好?”

“不好,恶心。”

“............”

“小矮子,你别多管闲事,什么成美,我是那种人?”

兰陵金式微笑。

“莫要如此成美,习惯就好。”

然后成美二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传遍了整个金家。

2.
聂桑桑来找三哥玩儿。

“哎?成美兄?怎么没和三哥一起?”

“......滚,成美也是你叫的?”

桑桑:......(委屈)

被领去见三哥(小矮子)划掉

“成美,你来啦......嗯?怀桑?”

“怀桑怎么不说话......成美你欺负怀桑了?”

“成美怎么不说话?”

桑桑忽然就更委屈了。






————————

我们明白了一些道理。

个子矮是因为营养用来发育大脑了,千万不能得罪。

洋洋只准瑶瑶叫自己成美这个他看起来娘们兮兮恶心吧唧的名字。

【APH/极东】四

emmm开坑!

耀耀不是个白切黑。
emmm怎么说呢,他的设定和安哥很像,坚守自己的原则,很暖的一个人,不会为了一己私欲伤害别人,只是为了纠正“错误”。

但是他们并不是一个人谢谢!


















【他什么都懂。

人们或恶意,或欲望,或惧怕。
人类真是个有趣的生物,如此弱小,易逝,善变。
十分容易掌控。

他阖上双眼,将双手收在长长的袖筒中。

仓颉逝世前并没有让他防备人类,他早就明白了吧。不愧为锻造出华夏灵魂的人,如此敏锐。

人类是伤害不了他的。】

【在他初生懵懂之时,有幸遇到仓颉。
这是镌刻在他的灵魂上的一个人。

他教他做人,自始至终,把最好的给他。
他一步步引导自己做掌权人,敛尽锋芒的幕后者。

但是在最初的一千年,正是他义气风发的时间。

他想要守护这个华夏,他要完成仓颉的心愿。
他要以最快的速度让它强大起来。

他并不甘于做仓颉所教导的一个“没有一点血性,只会畏畏缩缩,纸上谈兵的腐儒”,于是抱着一腔热血出了世。但他到底是记着他的告诫,没有暴露出身份。

但是事实证明,他错了。

君王因为他的费尽心力与事事躬亲而无后顾之忧,不思进取,日渐庸碌。

友人因为他的锋芒毕露与干预职务而自认无用武之地,失意灰心,自请告老。

奸人因为他的大公无私与不念人情而频频失利,嫉恨不已,向君王极尽诋毁之能。

他咬牙躲过一次次灾难,天下却没有躲过。
天下因他的气运而变,分崩离析。
他毫发无伤地站在城墙上,怔怔地看着铁蹄下的无辜百姓。
哭了。

他边哭边用袖子抹眼泪。
“......为什么呀?”
他低低地一遍遍问,但是没有人回答他。

他不需要付出犯错误后的代价,有人替他付了,但是他承担不起。
他已经不能再犯任何一个错误了。】

【仓颉死后,他就再也没有可以依靠,眷恋,信赖,与安歇的地方了。

他站在朝堂之上,淡淡地看着大臣们的唇枪舌战。

这样的场景,他已经见过上千次。

他在犯错之后,迅速长大了。
但他已经不再相信人类了。

人类太过于多疑,他无法再费尽心思于他们身上,但他仍然做着自己的义务,保护这个族群,不管如何内斗,仍旧无法被外族所侵。
他甚至怀疑自己到底有没有能力使这个依旧还是个孩子的民族成长起来。

他只是麻木地做自己的身份该做的事。
他曾经效忠的君主,交心的朋友,甚至于斗争过的敌人,都已经成了一抔黄土。
他无法相信人类,也拒绝交心。
他也不想再承受只剩下自己一人的痛苦了。
他看似永恒,然而不过是被时间抛弃了而已。

人类,真的好复杂,好难懂。
偏偏如此弱小,随随便便就死去了。
他们如此自私,从来都不考虑留下来的人是什么感受。

仓颉说他的笑容是世界上最耀眼的阳光,是给人带来希望的。
可他自己已经感受不到温暖了,又该怎样温暖别人?

“不可结缘,徒增寂寞”】

【魔道】前世篇·诗

用歌词凑的,各位可以搜到
拒绝考据,略改。
可以说是听歌量十分丰富了!!
魔道每个人都有,但是......只放这些吧。
可美了,过年来把刀(










                         忘机

本是身在九霄栖,何人忽入扰清音?

按捺心思循礼数,却是杯酒醉姑苏。

有道是,逢乱必出;却不知,心归何处?

执琴问灵十三载,终为等一不归人。

                                  陈情
        初问学,随心所愿;三千戒,视若不见;巧言辩,笑颜乱人眼。少年几曾,不谙天命。
       
        世事无常,风云变,为义家门灭。锉尽傲气,为故人,金丹剖离。终而惨落乱葬岗,生死无问。

        横笛破云,现翩然少年。噙唇角,玲珑笑,明眸渐寒。损半寸心性,入鬼道邪途。任尔咄咄,举世成错。

        腥风血雨无声,半生系云梦。却为一恩叛离,鳞伤遍体,步步错陷,肝胆寸裂。
   
        身死道消,灰飞烟灭。若趁风埋骨,可有人以清歌相祭?

                                  晚吟
        禀赋不如,怎甘愿认输?争强好胜,意气风发,却被折尽傲骨,化去金丹,只剩满腔恨意仇心。天地之大,孑然一身,无处放声哭。一觉梦回莲花坞,醒来往事留不住,情同手足,怎能宽恕!
       
        十方雷霆乍起,震紫衣。画地为牢,困守往昔。身负世俗,重逾千金。昔日故人,今日至交死敌。爱恨悟不透,笞以长鞭。一念之下,再不见夷陵旧颜。参不破,看不穿,这日夜心魔,口如何能言?
       
         少年一诺,再无履行之日。

                                  琼林
        生前风采有谁听闻,身后恶名竟无人争。当初穿林拂叶,可见识得白衣少年,胆怯几分?性本懦弱,手无冤血,报知遇之恩,侠肝义胆。一朝日落,竟不能幸免。
      
        云云杂舌,争唾鬼将。万恶座下,疯犬豺狼。然何人知,此心唯系乱葬岗?众生皮肉,生良目善口,端端指清为浊。欲念顿起,连番设计,“挫骨扬灰”,好不得意。阴虎符出,合则请杀。正与否,邪与否,无人作答。
       
         故人一去,留孤月照空山。

【APH/极东】三

照这进度我可能要来个核弹坑。(
我尽量缩,进度尽量缓。
作为一个疯狂耀吹,没什么光环是我想不出来的(冷漠.jpg)
所以我也不可能把耀写成一个圣父注意了。
同样拒绝考据党。


















































































【“伯伯,你为什么要画画啊?”

一个男子身旁蹲着一个小小的团子,软软糯糯地开口。

男子笑了,温柔的摸摸他的头。

“这不是画,这是字,汉字。”

“汉字?”

“是的,汉字。”男子望向远处的广阔土地,面容坚毅。

“耀,这是我们华夏一族,在这世上存在的象征。”男子严肃地对他说,“不要小看了文字,耀。一个民族,不管如何落后弱小,只要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文字,那么这个民族就有了存在的意义。”

“文字是不能轻易给别人的,相反,如果敌人始终没有自己的文字的话,无论多么强大,都会走向灭亡。”

男人自顾说着,一点都不在乎小孩能否听懂。

他已经发现了,这个孩子具有无与伦比的天赋。他几乎是生而知之,只要给他灌输某个想法,没有什么是他理解不了的。

男子沉默地看着孩童看似茫然无知的清澈双瞳,等待他的言语。

耀总要明白的,这个世界的残酷。

“不,伯伯。”孩子忽然轻声开口。

男子挑眉。

“耀有何见解?”

“我会教给他们文字的。我不想看到任何人因为这个原因灭亡。”

孩童抬头,弯了眉眼。

“他们是耀的弟弟妹妹,耀的家人,耀会保护他们,不会让他们灭亡的。”

“绝对不会。”】


【男子惊愕地看着那张纯稚却充满坚定的小脸,沉默了很久。

他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他使劲儿揉了揉团子的头,爽朗地笑道:“真是意料之中的答案啊耀!!”

真是在权利纷争中忘干净了,耀怎么可能说出他会眼睁睁看着其他族灭族之类的话呢。

耀生而知之,却又生而仁之。

他什么都懂,但他不会利用这些谋利谋权。耀,阳光,本身就是希望的意思。

他怎么就忘了呢!】









【一个苍老的身影躺在草席上,静静地看着面前的中年汉子。

他让其他人出去,颤颤巍巍抬手,抚上面前古铜色的面庞。

他轻轻摸到耳后,撕下了一张面皮。
肤润如玉,白皙透明。

耀在一瞬间慌了神,抓住男子的手。

“伯伯,我,我......”
他张口欲辩,眼泪先大颗落了下来。

他死死咬住嘴,面目悲戚,痛哭失声。

听着那变回少年的声音,老人无奈地笑了,用一双苍老如榆皮一般的手蹭过少年眼角,在娇嫩的皮肤上划过一片淡淡的红痕。

“哭什么?”

“......为什么我和你们不一样......为什么伯伯会死......为什么呀........”
“我是个,异类吗?”

“耀。”
严肃的声音,令他习惯性的安静下来聆听教诲,可是依旧止不住流泪。

“你和我们,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只是你的时间,相对于别人,是不一样的。”

“这没什么,不需要哭泣。这是你的力量,你的资本,你只需要担忧这个力量的强大,但不需要以它为耻。”

老人的面容柔和下来,微笑起来。

“上天给你这个力量,是有他的道理。他可能让你用它去守护什么东西,但不是破坏什么东西。”

他紧紧握了一下他的手。

“当你展现天赋的时候我就明白了,耀,你并不是一个普通的人类,你代表着华夏一族的气运。你代表着华夏。你要守护这个族群,不被他族欺侮,不被历史的齿轮淘汰。”

“今后你会遇见和你一样的人的,耀。你一定不要轻易把自己的信任托付给那些人,因为你代表的,已经不是你一个人了。”

“学会保护自己,明白吗?”】
















【“你一直很遗憾自己没有姓氏。我在弥留之际,便给你一个小小的祝福。

你生性过于仁善,且不为外物动摇。而王者,是权利顶峰,势必可以为了自己狠心,残忍,多疑,而伪善,但正直而不为奸人所欺,智多而不为愚人所愚。

以王为姓氏,望你天真而残忍,仁善而凉薄。”】

【APH/极东】二

话不多说直接开坑。

这章拒绝考据党。

不喜轻喷,新年快乐,但是晚上断网,只能初二发了。










【“嗯......”

夜晚,一间简陋的木棚中,在清澈的月光下,男人一脸苦闷的看着地上的泥土,上面有许多歪歪扭扭的划痕,像是符号一般的东西。

“这该如何是好?黄帝还等着呢......”

“唔......”

被一个细小的声音惊到,男人警惕抬头,望向屋外。一个小小的身影缩在木板后,清澈的琥珀色瞳孔怯生生地望着他,身上的衣物也破破烂烂,正在紧张不安地咬手指。

男人眉头一皱,站了起来,快走几步出了门。】

【“怎么会有这么小的孩子。晚上正是危险之时,父母怎能如此大意。”

他半跪在地,尽量和蔼地问:“孩子,怎么了?爹娘都不在么?”

他作为一个部落长老,必须要解决问题。

离近了一看,不禁疑惑:为何如此面生?而且年龄估摸不到三岁,难道是......】

【他看见小孩脏兮兮的脸,裸露的皮肤都是细小划痕,大概明了。

要么部落出事,要么父母遇险。这个孩子是流浪过来,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刚才那么小心翼翼却不敢靠近,应该也是遭遇过不好的事。

看到他隐隐怜悯和心疼的脸,小孩眨巴着眼,忽然,朝他伸出了双手。

“嗯?”男人看到这一动作,有些惊喜,又小心翼翼地问:“孩子,跟伯伯回去么?”

小孩点了点头,微微抿起小嘴,瞳孔亮晶晶的,倒映出男人的身影。

男人心中一紧,下意识就抱起了孩子走向家中。

水洗,药敷,粟米,衣物。

他叹了口气,看着睡得香甜的孩子,心中像是被轻轻撞了一下,柔软而酸胀。

孩子如此幼小,又如此......灵性,招人疼惜。

可外部落的孩子,是要成为奴隶的。

但是,想起那双满是信任的双眼,他怎么也不可能把孩子当成奴隶对待的。

但愿黄帝可以看在他做出的贡献,破一次例。】

【“仓颉。”

男人看向来人。那人却看向他牵着的孩子。

“此子,何方人?”

面对对方迟疑和隐约兴奋的表情,他淡淡地回了一句。

“此为吾子。”

那人眼中贪婪之色尽显,却又在听到这句话时惊讶地瞪大双眼。

他复杂地看了他一眼,不再开口。】

【“既为汝愿,可。”

男人松了口气,伸出大掌,揉了揉小孩柔软的头发。

“开不开心?”

小孩摸了摸头上还未散去的体温,弯了眉眼。

男人也笑了,跟他说:“叫伯伯。”
小孩张开嘴,艰难地模仿:“巴........白........白......”

男人笑的开心极了。

“哎!”】










【“日月之辉,无以相匹,夺目至极。便用我在黎明日

出之时想出的一字,唤你为“耀”,你可悦之?”】

【APH/极东】一

快除夕了各位新年好!!

大天朝怎么可能是受!

......但是虐受挺爽的真的。天朝虐点超多的。

有槽点轻喷毕竟我刚刚注册账号。




【 “!!!”

王嘉龙看着从床上猛然坐起的先生,面无表情的喝茶。

“先生,大清亡了。”

王耀一脸悲痛地看了他一会儿,慢慢平静下来。

“哦,大清亡了呀,哦哦。” 】

【先生经常早上乍醒,大喊“朕的江山”“主公”“将军”等
等,记录下来就是一部历史剧。这时候周围若是有人明

白真相,一定要喊一声大清亡了,否则先生就会仿佛石
乐志一般跪地痛哭。】

【先生很少情况下安静地起床。

王嘉龙很少见到。只有一次,先生起床后,眼神空洞地
坐在那里,面无表情,仿佛身处最荒凉的戈壁,什么都
没有,周身散发着浓浓的厌倦,如同整个世界在他眼中
都没有了存在的意义。在看清周围之后,先生又会渐渐
恢复,失笑地摇了摇头,不知在嘲笑谁。
他从未见过那样的先生。

先生一向都是最傻,最爱笑,但又是最明亮,最令人安
心的存在。】

【“都是......他的错。”

王嘉龙依旧面无表情,眼中恨意渐浓。

“怎么了?忽然就不高兴起来了?”

他听到声音,回头,一袭青衫的青年带着银边眼睛,笑
吟吟地看着他。

这狐狸精,鬼知道他怎么看出来自己不高兴的。

“香香,来嘛,笑一笑。”

艹。

他忍不住说脏话的欲望。】

【“啊,你说他啊。”

濠镜依旧笑吟吟的模样,但是嘉龙一瞬间看到了他的嘴角弯到了一个可以说是讽刺的弧度,又变成了温温和和
的模样,他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那种人,我不予置评。”他的声音依旧柔和悦耳,慢走
几步帮刚睡醒没有反应过来的先生穿衣服,眼中都是笑
意。】

【“先生,再不清醒,早饭就没了。”

“啊啊啊啊啊!”那声惊叫后,略显年幼的少年声响起,
充斥着不满,“你又来,濠镜!”

嘉龙抬眼望去。

一头青丝还没有梳上去,就这么披在红色的对襟唐装
上,如玉般温润肤色,琥珀色的瞳孔晶莹透彻,如同婴
孩,看上去不过是个不经世事的学生罢了。

王耀。

嘉龙心中默念这两个字。

时间总是格外宠着他,哪怕他经历过历史变迁,世态炎
凉,枪林弹雨,哪怕他已经度过千年时光。

如此耀眼温暖。

他隐约明白那个人为什么要这么做,却又好像不明
白。

濠镜看了他一眼,笑着叫先生去洗漱,走到他面前,在
他耳边轻声吐息。

他的瞳孔微微一缩。】


【“'如此耀眼的阳光,若是只属于我一个人该多好。'那

个人一定是这样想的。”】